evilfox胡力

以后腿肉还是放回这里吧

【巍澜】台风过境

标题:台风过境
配对:巍澜
等级:PG-13
备注:面面放暑假啦,面面来哥嫂家里祸害啦~(现代AU,大家都是普通人类(或普通动物(。
(我只看过剧,没看过原著,如果写得比较跑偏也请轻拍(。
(啊,我就是爱写岁月静好的日常(。
(我实在是绷不住了,我就搞这么一次巍澜,搞完我就死心了(。


————————————————————————————



【1】


下午四点半,因台风预警提前下班的赵云澜内心一片晴好。


他熟练地开门进家,放下手机、钥匙和电脑包,用最快的速度摘下枪套、脱掉衣裤,把自己丢在沙发上,让空调机吹出的习习冷风抚过他汗涔涔的胸口。


唉,夏天就不应该上班。赵云澜眯着眼睛,怀念起学生时代的寒暑假,那些爽快的日子仿佛远在万年前。


“你就是赵云澜吧?”


赵处长一骨碌翻身起来,本能地从茶几上抓过配枪,以沙发靠背为掩护,举枪瞄准。单位配发的05式左轮枪虽说是彻头彻尾的垃圾货,遇上事了还是得亮出来,总比空手强。


“手举起来!”


“啊?”沙发斜后方的年轻男孩面对枪口吃了一惊,瞪大眼睛,却没有害怕的意思。


“你是谁?怎么进来的?”


那男孩穿着白色帽衫,染了一头银灰色的长发,镶满闪钻的项坠垂在胸前,手上戴着几个造型夸张的戒指,也不知道是不是玩嘻哈的。这小子显然没把只穿内裤躲在沙发后面的赵处长当一回事。


“杀人放火,连门都进不来还搞个屁啊。”


行啊,还知道这种陈年老梗。


看清了他手上没有武器,赵云澜稍稍放松下来,这孩子比起入室歹徒更像是恶作剧的不良少年。


他想把这来历不明的臭小子拎到局里教育教育,又实在不想再穿一身干净衣服出去蒸桑拿,考虑打电话给同事让他们代劳。这时忽听身后门响。


进门的是沈巍,看来也是提前下班了,或许没课,又或是学校收到台风预警取消了七八节的课时。


“面面,你来啦。怎么没等我接你?”


“面面?”赵云澜不禁失笑。


“哦,我介绍一下,这是我弟弟。”沈巍换了鞋,放下提包,这个持枪对峙的画面好像一点都没惊吓到他,“面面,这是我男朋友,赵云澜。”


那男孩立即暴跳起来,“不许叫我面面!我不叫面面!我是——沈、夜、尊!”


赵云澜笑得打跌。刚才第一眼看他,注意力都被这一套杀马特造型抢走了,现在细看,这男孩的眉眼确实和沈巍有几分相似。


“晚饭想吃什么?我来烧。”


沈教授挽袖子要进厨房,赵云澜提出异议:


“嗨,不做饭了,做什么饭。你弟弟来了热闹一下嘛,叫个海底捞吧。”


预报的雨还没下起来,火锅没多久就送到了,三个人戴上围裙开始涮锅。夜尊的长发用发圈绑在脑后,却总有几缕不甘束缚似的落在额前,好像随时会掉进酱碗里,让人看着焦虑。


“是来上大学的啊,真不错。”赵云澜扭头问沈巍,“你弟要成你学弟了?”


“不是。他哪考得上龙大。”沈巍轻描淡写地说着,夹起一片豆皮,“是轻专。”说的是龙城轻工业学院,远在城市另一端的一所专科学校。


夜尊的脸色不大好看,气鼓鼓地嘬了两口冰啤酒。


得,提错壶了。赵云澜决定自罚一杯。


这么说来,也难怪这小子满脸写着叛逆俩字,学渣有个学霸哥哥,这压力够呛啊。


赵云澜的视线又忍不住落在那几缕长发上,“面面,你就打算这样报到去?”


“怎么了?”


“这样怎么军训啊?教官肯定要针对你。”


“我不军训。”


赵云澜又被这男孩的任性逗笑了,“你说不军就不军,哪那么容易。”


酒足饭饱之后,外面的风也起了,大雨砰砰地撞在窗上。沈巍正摘围裙,听见有什么东西在敲窗,本以为是雨声没有在意,却看见赵云澜忙不迭起身去开窗——外窗台上蹲着一只浑身湿透的黑猫。


“哎呀,小可怜。”


赵云澜伸手去捉猫,那猫却向后躲开了。


“这么大雨还不肯进来啊。”赵云澜自言自语。


“说明它有自己躲雨的地方,只是来要饭的吧。”沈巍说。


赵云澜回到桌上,把吃剩的半片牛肉和一团鱼滑刮进一只小碟里,放到外窗台上,又后退几步。那野猫三两口就吃净了,扭头跃入雨中,无影无踪。


看猫走了,赵云澜才回到窗边取回碟子,关了窗,拿了拖把来擦刚刚这一会儿潲进来的雨水。


沈巍有些不悦,“不是跟你说过流浪猫不能喂吗?”


是,生物专家沈老师没少给他科普流浪猫的生态危害,嘱咐他要么收养、要么让它们自力更生。


“我又不是专门买猫粮喂它。”赵云澜一边拖地一边狡赖,“咱们吃不完的东西,还不是要扔垃圾桶?野猫还不是要去翻垃圾桶?我现在喂猫,省了我扔它翻两道工序,这叫流程优化。”


沈巍无言以对,他弟弟在旁边大笑起来,像是从没见过有谁能像这样噎住沈巍,“赵哥,你真是个常有理。”


赵云澜也不谦虚:“哎,正是鄙人。”


沈巍不理会他们,要打电话给饭店,“我叫人来收拾。”


“算了,”赵云澜按下他正要拨电话的手,“台风这么大,人家出来也不安全,明天再叫吧。”


沈巍没有反对,“嗯。”



【2】


“你弟弟要来,也该提前跟我说一声啊。”赵云澜躺在床上抱怨,两眼漫无目的地望着天花板。


窗外的风雨声依然暴躁。


“他也是想一出是一出,今天才告诉我的。”沈巍靠着枕头看书,“反正又没什么妨碍。”


“怎么没妨碍,我这火辣的六块腹肌都让他看光了。”


“你省省吧,一块有没有还待商榷呢。”


他在暖色的灯光里欣赏沈巍的浅笑。疑惑自己为什么对于逗笑沈巍这件事如此不厌其烦。他翻身坐起来,打定主意不想让沈巍好好看书。


“我都不知道你还有个弟弟。你从来不提家里的事。”


沈巍沉默片刻,放下了书。


“如果我父母是坏人,你会觉得我是坏人吗?”


“那怎么会呢。”


“既然这样,他们是什么人,和我们又有什么关系?”


赵云澜一时语塞。沈巍就是这样,总能不经意间把天聊死,又让人说不出哪里不对。


“他们不是坏人。他们只是……”沈巍像是试图补救自己的答案,却找不到合适的语言,“不,不是他们,是我……”


“算了算了,不说他们了,”赵云澜习惯了对不顺利的话题一笑置之,“说说你弟弟吧。夜尊,是吧?名字很屌哦。”


“他真名叫沈峨,但他不想听起来像我兄弟,就自己改了这个怪名字。”


“也不算很怪,就是有点中二。”赵云澜笑着说,“‘面面’是小名吧?你呢?你有小名吗?”


沈巍没有直答,“他是超生的。我妈生我之后放了环的,不知道为什么还是怀孕了,挺邪门的。他出生的时候脐带绕颈四周,已经窒息了,脸都是紫的,这种在我们老家叫‘鬼面胎’,按照老辈子说法是吊死鬼投胎,妨全家,不能养的,要放火烧死,还要葬在十字路口以免它再来投胎。”


赵云澜听得背后发凉,“……所以‘面面’是‘鬼面胎’的面?”


“是啊。”


赵云澜不知说什么好,有点理解不了这家人恶劣的幽默感。


“不过,那些都是古代的事了吧。”


“杀婴儿的事清朝还有,解放后就没了。”


“我看啊,他没妨到你,说不定还旺到你了,你看你,事业有成,还嫁了我这么好的老公。”


“可能是我命硬吧。”沈巍半真半假地说,“因为他,我爸丢了公职,还交了几万块罚款,我家有几年日子过得很紧,我的大学学费是自己打工挣的。”


赵云澜猜不出这是说笑还是真的抱怨,也许都不是。


看得出沈巍想多说些家里的事,以洗清“从来不提”的指控。但这些听上去仍不像家事,只是陈述,既没有调侃也没有责备,只是带着一种非人的冷漠。


就像他平日里与这个世界的若即若离,温润的微笑和清冷的目光。他的真心,隐匿在“与世无争”和“与世隔绝”之间的灰色地带。


赵云澜始终不能断言,吸引自己的,是暖的还是冷的那一面。


他贴过去,下巴抵住男友的肩。


“沈教授啊,你说说……你这公粮是不是该交了?”他说着,隔着单薄的夏被捋了捋那件心爱之物。


他知道沈巍无法拒绝这份邀请,这样上挑的视线和和带着笑意的索求。他总是很享受这样的瞬间,那行星一般平静而专注的双眼在他的撩拨下忽然有了七情六欲的样子,他或许永远都看不厌。


沈巍摘了眼镜折起镜脚,和书一并放到床头桌上。“明天起不来可别怪我。”


“哟,还敢威胁民警了。”


沈巍的话算不上威胁,在这种场合他的声音总会变得格外柔软。


赵云澜每每犯嘀咕。这样一个不可捉摸的人物,却被他轻易缚在凡间。这难道不是天降大任?赵云澜99%确定自己真他娘的是个人才。


他环着沈巍的脖颈就势倒下,交换了一个绵长的吻。


好事还没过完前奏,就听有人在外面“嘭嘭嘭”地拍门。


“沈巍!”本该在客房睡着的夜尊在门外喊。


“……”看得出平素修养良好的沈教授尽力咽下了一句脏话。


沈巍披上睡袍,下床去开了门,见夜尊杵在门口打呵欠,长发披散,背后闪电一亮,还点恐怖片的意思。


“怎么了?”


“空调不动了。” 


“是吗,我明天叫人来修。”沈巍要关门,夜尊却抢先一步站进门里。


“是不是台风把电缆刮断了?”


“应该不是。没看灯还亮着呢?”沈巍眼里似乎闪过一瞬看智障的眼神。“我明天叫人来看看。你先睡吧。”


“这么闷,怎么睡啊!”


“那你睡客厅吧。”


赵云澜从床上爬起来,“这不好吧,面面是客人,你们哥俩睡屋里吧,我睡客厅。”


“不行。”沈巍断然否决。“云澜上班早,不能睡不好觉。还是我睡客厅吧。”


灵活机动啊沈教授。赵云澜心说。刚才谁要让我早上起不来的?


说话间,沈巍回到床边吻了一下男友的额头,夹着枕头出去了。


夜尊得以鹊巢鸠占,回客房拿了手机,有几分得意地踱到床边,在沈巍刚刚坐过的位置一头躺倒,关了台灯。


赵云澜也躺回去,在心里玩味着沈家兄弟的诡异气场。夜尊不作声响,但亮着荧光的手机屏幕揭示这孩子还没有入睡的打算。


“沈巍怎么对你这么凶,回头我得说说他。”赵云澜故作认真地说。


“他嫉妒我。爸妈喜欢我,不喜欢他。”


“什么?我爸妈要是有沈巍这样孩子,那尾巴要翘到天上去了。”


夜尊的回话迟了几秒。外面的雨声短暂地找回了存在感。


“《麻辣教师》看过吗。”


蛤?聊漫画?老子在少年宫后街淘盗版漫画的时候你小子还包尿布呢。


“老师最放不下的是不良学生,学生最崇拜的是不良老师。人这种生物,就是因为有缺点,有做不到的事,才需要互相拯救,这样子,每个人都可以假装自己很重要。没有弱点、没有‘需要’的人,是不会被爱的。沈巍就是这样的人,他是最好的学生,也是最好的老师,但永远不是老师喜欢的学生、学生喜欢的老师。”


……看不出来啊沈面面,拽起来一套一套的。


“父母也是一样。独生子女想当然地认为,父母都是偏爱兄弟姐妹里最厉害的那个,其实不是的。人的感情像投资一样,投入越多得到越多,为了养小孩投入钱和时间,帮他铺好人生的路,成为孩子眼里的‘神’,才有做父母的感觉。所以……就算嘴上再怎么数落,父母最爱的是‘没用’的那一个。”


赵云澜从那孩子的话里听出一丝苦楚。话说回来,就算得到再多关心,谁愿意当‘没用’的那一个呢?


“沈巍这样的‘天才’,从小就像个大人一样,不需要别人照顾。没有得不到的奖,没有做不到的事,和他比起来,爸妈才是没用的人,他在家里就像个外人一样,从中学时候就不用家里的钱了。”


“哦,他是说过大学时候打工挣学费……”


“‘打工’?他是在龙科院生物所当助研,一个月就挣出一年的学费了,大三就自己买车了。”


……呃,这确实有点同情不来。


“我以为他不会开车。”


“他哪有不会的事情。”


这么说,每一次自然而然坐进副驾驶的时候,也是想试试被人照顾的感觉吧?赵云澜想。


如果只看到台风不可阻挡的狂暴力量,当然无法想象风眼里平静而无望的等待。


想到这儿,赵云澜又觉得自己是站在风口浪尖紧握住日月旋转的男人了。人在飘飘然的状态下很容易泄密。


“我跟你说个秘密,别告诉你哥。”


“什么?”


“那只黑猫认我们家,是因为我经常在外面窗台底下放罐头。”赵云澜笑着说,像是为自己瞒过了沈巍而沾沾自喜,“它现在不让养,多喂一阵说不定就喂熟了、让养了呢,等我把它收养了,沈巍也就没话说了,对吧?”



【3】


周末将近,夜尊吵着要去看景点,赵云澜也说他和沈巍应该“略尽地陪之谊”。


“那就去龙王庙吧。”沈巍随口说。


周六早上,沈巍又像平时上课一样西装革履穿得齐整,赵云澜则穿了一件龙城足球队的墨蓝色球衣,胯上还绑了个腰包。


“逛景点嘛,就得有点游客范儿,是不是?”


沈巍走下台阶,习惯地拉开副驾驶车门,却被赵云澜拦住了。


“你陪面面做后座吧,不然他自己怪无聊的。”


赵云澜开着他引以为傲的越野车往西南城郊驶去。颠簸的旧路上,沈家兄弟之间没怎么说话,夜尊倒是一直扒着前排座椅给赵云澜讲自家的旧事。


“我给你讲,他们中学管乐队去新加坡演出,别的同学都穿短袖短裤,就他穿着全套西装校服,一下飞机就中暑了哈哈哈哈哈哈可好笑了……”


赵云澜瞄了一眼车前镜,镜中沈教授脸色一阵红一阵白,但表情还是如常镇定,眉都不皱一下。


这表情管理能力,佩服佩服。赵云澜忍着笑想。


“他那时候个子还不高,头看着比现在还大,他们班同学都叫他沈大头……啊!”一瓶矿泉水摔在他胸口,夜尊吃痛地叫了一声。


肇事者若无其事看着窗外,“从出来到现在你嘴就没歇着,不渴吗?”


清溪龙王庙在城外十公里的山上,到达山门外时已是快到正午了。停车场上堆满了旅行社的大巴车,赵云澜转了两圈才找到个空位。


三人下车买了票,夹在好几个旅游团之间进了山门,各路地陪导游的大喇叭声不绝于耳。


“大家好!我是你们今天的解说员,叫我小郭就好……”


赵云澜又有主意了,“咱们跟着团走,蹭解说,反正我们也不懂,没人家讲得好。”


前两天的风雨过后,天空也像被洗刷过,一丝云也没有,炙手的日光径直落下来。夜尊戴上了墨镜和棒球帽。赵云澜从腰包里抽出折叠阳伞,举过他和沈巍头顶。


导游挥着小旗引众人缓缓涌进庙门,“我们龙城作为一个沿海城市,自古以来台风、海啸灾害比较多发,形成了祭祀龙王的传统文化,境内大大小小的龙王庙有几十座,我们现在游览的‘清溪龙宫’就是其中规模最大、历史最悠久的一座,始建于明朝正德年间,也就是公元16世纪……”


夜尊跟着人群穿过天井,好奇地打量着院子中央的石晷。但那石晷周围并没有介绍牌。


“喂,”赵云澜用手肘轻轻撞了撞沈巍,“你在管乐队吹什么的?吹喇叭么?”


沈巍瞥他一眼,“你能想点干净的吗。”


“我说什么了?我说什么了我?”赵云澜挑衅似的笑着,“到底是谁思想不干净?啊?”


沈巍摇了摇头,又靠近赵云澜耳边低声说了句什么,赵处长听了登时呼吸一紧,没了脾气。


怪谁呢?撩骚者人恒撩之。


游人们拜过了正殿里的龙王,又到西边的偏殿里拜昆仑山神。


“龙王庙怎么还有山神?”夜尊吐槽,“这哪跟哪啊,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庙。”


导游的声音及时出现,正好答疑解惑:


“相传有一年龙城地震频发,震得海底鬼门大开,鬼王呼风唤雨,四方龙王都降不住他,只好请来昆仑山神才把他镇住。鬼王跟随山神回到昆仑山上,当了侍奉神的祭司,龙城就再也没有鬼了。”


昆仑君的塑像立在殿中,黑发披散,青衫飘逸,肩头燃着魂火,嘴边有一抹看透俗世的轻笑。旁边还有一尊鬼像,被山神锁着。鬼王眉目间布满狰狞的纹饰,双颊却飞着红晕,手上的枷锁是日出时昆仑山间的红色祥云编成的,远看这一神一鬼就像牵着中式婚礼的红绸。


“这神像拉拉扯扯的还脸红,不像抓鬼,倒像保佑基佬百年好合。”夜尊评论道。


“不懂了吧?”赵云澜又抖起机灵,“没听人家说吗,山神把鬼王抓回昆仑山了。那是昆仑山啊,海拔五千多米呢,咱们龙城才十米,‘嗖’一下上去了,谁受得了啊?脸红是高原反应憋得。”


夜尊还没反应过来,沈巍在一旁先行迸出有些窘迫却又止不住的笑声。他平时听惯了赵云澜的插科打诨,多是还一句犀利的评语,或报以无奈的微笑,像这样放肆的娱乐,和他极不相称。


……可是好看啊。赵云澜这样想着,竟有点出神。


出殿之前,沈巍向神像面前的功德箱里投了一张纸钞,恰好被赵云澜的视线逮到。赵云澜搭上他的肩,揽着他一同跨出殿外。


“你一个科学家,怎么还信鬼神?”


沈巍面不改色,“我是支持一下古建筑日常维护。”


“好好好,保护文化遗产人人有责。”赵云澜非要贫这最后一句。


三个人逛完出来,在门口的纪念品商店花七十元钱请了一盏镇魂灯。



【4】


“前些年市政府禁放了,去年有了环保纸灯,才重新开始放的。”赵云澜一边组装灯架一边说。


据说这纸架灯没有安全隐患,但保险起见,赵云澜还是在晚饭后驱车几里地找了这么个开阔无人的地方。


天还没黑透,傍晚渐起的薄云遮盖着远方乌蓝的天色,少了星光点缀,看上去略显浑浊。不过,天地风云不外乎如此,各自分得清清明明的时候总是短暂的。


看着装好的灯架,夜尊又忍不住吐槽:“……这特么不就孔明灯吗?”


“哎,不一样的,”


话虽如此,赵云澜也说不出这纸灯具体有什么不同。但凡有华人的地方多有放灯的习俗,各国各地的灯却有各自的讲究。


“人们放孔明灯的时候,是在祈祷有好事发生吧?”沈巍捏着拆下来的包装袋,若有所思地说,“‘……此灯则为镇恶之器,混沌初开本无善恶,世皆困乏,相杀相食,积怨成祸,有圣心以灯火祭山河,罪业销尽,方有人鬼之分。’”


赵云澜和夜尊被这一串话说得愣住,“……你念什么咒呢?”


“哦,这是包装上的文案。”沈巍如梦方醒一般,晃了晃手上的包装袋。


所以是……人性本恶吗?赵云澜提着灯,默默想道。龙城果然是个对人类什么信心的地方啊。


“活在世上的人,大概没有谁是事事如意的,”沈巍掏出打火机,点燃了灯芯,“有不足、不公就有怨恨,伤害不能彻底毁灭一个人,被伤害的怨恨却会使人落入鬼道。龙城人放灯的意义,就是想清除心里的怨恨。”他看向夜尊,在温暖的橙色灯光里露出一个带着歉意的微笑。


夜尊看着跳动的灯火,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灯箱里鼓起了热气,赵云澜放开手,让它飘摇着向远空飞去,最终消失在夏夜薄薄的云层之上。



【尾声】


一个月后。


“也不知道面面在新学校适应了没有。”


赵云澜躺在被子里,捧着手机玩消消乐。身旁的沈巍靠着枕头坐着,手里端着一本英文书。


“不用担心。他像蟑螂一样,很顽强的。”


……这真是亲哥。赵云澜想。不过,考虑到沈巍是个经常和各种恶心动物打交道的生物专业人士,蟑螂或许也不是贬义。


赵云澜的手机忽然振了一振,是夜尊发来的几十秒长的语音消息。


“欸,面面发消息来了。听听他说什么。”


“你自己听吧,我要看书。”


“一起听嘛。”


沈巍无奈,暂且放下了书。赵云澜兴致勃勃点开了标着红点的未读消息。


“赵哥,你睡了吗?我不想军训,我想请假,可是教务不让,教务说军训算学分,将来差分毕不了业,妈的,累死了,宿舍还没空调,热死了。我室友都特别小气。你和沈巍什么时候来看我?不带沈巍也行。你放心,你买罐头喂猫的事我绝对不告诉沈巍……”


最后几句背景里夹杂着“闭嘴”“烦死了”“你不睡觉别人还睡呢”之类的抱怨。


赵云澜放下手机,生无可恋地长叹了一口气。



【完】


评论(11)
热度(38)

© evilfox胡力 | Powered by LOFTER